媒体聚焦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媒体聚焦

【时代周报】丰盛债务炸雷获国资救助 江苏前首富受困流动性

来源:时代周报发布日期:2019-01-09阅读量:8

江苏又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出现债务风险。

  2018年12月26日,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盛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及旗下子公司由于流动资金紧张,约有12.8亿元的债务未及时清偿。同时,提示称,还有45亿元债券正面临提前到期和交叉违约的风险。

  与此同时,联合评级和中债金融估值中心将丰盛集团及相关债券信用等级、债市场隐含评级分别由AA下调为AA-、由A+调整至BBB。

  值得一提的是,丰盛集团在2018年12月28日再发公告称,公司已完成全部12.81亿元的债务本息兑付。不过,公告未言及资金来源,仅称“迅速回收应收款项,调配资金”等。

  一位不愿具名的丰盛集团债权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丰盛集团违约公告后,“南京市金融办紧急组织召开了债权人大会,通过城投平台公司偿还了丰盛集团借款”。

  成立于2002年的丰盛集团是江苏南京的知名民企,连续多年位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前列,业务布局涉足基础设施建设、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等多个领域。在2018年11月南京市举行的全市民营经济发展大会上,丰盛集团还获评南京市优秀民营企业。

  丰盛集团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为南京商人季昌群,2016年季昌群以368亿元的财富晋升为“江苏首富”。尽管过去两年财富没有增长,但在2018年胡润百富榜中,季昌群仍以300亿元财富排名全国第89位。

  如果南京地方国资的救助是“一次性的”, 丰盛集团的债务危机仅是延后释放,但难言消解。丰盛集团将断臂求生变卖资产以偿还债务,还是会进行债务重组来解决债务危机,仍有待观察。

  受累对外担保和出借资金

  丰盛集团的债务危机有迹可循。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中时,丰盛集团的总资产规模为631亿元,总负债435亿元,负债率68.88%,其中有息借款的债务规模有约243亿元,仍在存续着11只债券,规模总计有85亿元,大部分将在2019年迎来实际到期或者回售到期。

  在当前出现债务违约的局面下,包括16丰盛01、16丰盛02、16丰盛03、16丰盛04以及18丰盛01在内,这5只总计规模45亿元的债券面临了提前到期偿付以及后续交叉违约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丰盛集团对外担保和对外非经营性出借资金较多。根据公司在债券市场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有89亿元的对外担保,有超过90亿元的对外出借,均达到当期净资产的50%左右。

  对外借款的对手方是超过30家的公司或者个人,包括目前正陷入债务危机的三胞集团和宏图高科,丰盛集团向其提供了8.5亿元的出借资金。

  报告期末,公司的非经营性往来占款和资金拆解合计就有96.74亿元,其中三胞集团及其控股的宏图高科分别借款7亿元和1.5亿元。

  报告还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丰盛集团尚未履行及未履行完毕的对外担保总额有89.37亿元,其中不仅有三胞集团的10亿元(2019年年中到期),还有新光集团的2亿元担保余额(2018年12月26日到期)。

  在丰盛集团出现债务危机前的2018年9月,由浙江女首富周晓光家族控制的新光集团已陷入严重债务违约,至今未能走出困境。

  PPP项目拖垮流动性

  流动性不足是丰盛集团当前面临的最大困境。

  在丰盛集团发布的《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中,罗列了包括四川信托、中信信托、光大信托、中建投信托、上海信托、长安信托等在内的8家信托公司,浙商银行、民生银行、南京银行和江西银行4家银行,以及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14家债权人,对应总计173亿元的债务。这些债务最终到期时间从2019年3月到2022年4月不等。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机构投资者就怀疑丰盛集团的主体流动性,“丰盛违约是迟早的事”,一位债市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丰盛集团对金融机构借款可能不止该公司在违约公告中提及的173亿元,涉及的金融机构也不止14家。

  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显示,丰盛集团、东部路桥与南京建工至少还与陕国投、武汉众邦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江苏众邦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徽商银行、西部信托、苏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宁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深圳前海一方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机构发生过应收账款转让或质押业务。

  丰盛债务危机的爆发,与其PPP项目大量占用资金亦有关联关系。数据显示,“G17丰盛2”“G17丰盛1”两只债券募集近25亿元,主要用于句容市赤山湖景区建设与运营(以下简称“句容项目”)、南京市江北新区江水源热泵区域供冷供热系统项目一期工程(以下简称“江北项目”)。

  上述两项目均列入江苏省财政厅PPP项目库,目前句容项目已经投入7.08亿元,后续投入还需3.92亿元;而江北项目刚取得立项、环保、能评等批文,这意味着这两个项目都尚处投入期,真正产生收入为时尚早。

  而据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建筑建材行业团队发布的《南京丰盛信用状况详解》,丰盛集团有3大主营业务,分别是南京东部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东部路桥”)与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建工”)负责的路桥市政业务;丰盛集团本部负责的新型城镇化建设业务;以及南京丰盛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的建筑节能业务。其中,以路桥市政项目为主。

  中债资信称,丰盛集团“政府占款较严重”,该公司“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和长期应收款规模持续较大,对资金形成较大占用。其中合计应收政府及平台企业账款达48亿元”。由于“后续投资规模较大,加上PPP项目资金回收周期长”,丰盛集团未来还将“面临较大的投融资压力及一定回款风险”。

  丰盛控股受牵连

  在季昌群的资本棋局中,港股上市公司丰盛控股(00607.HK)是重要一环。

  在丰盛集团爆出债务危机出现后的2018年12月27日,丰盛控股股价暴跌近18%,盘前紧急停牌。2019年1月2日,丰盛控股下跌8.9%,1月3日,丰盛控股再下跌12.8%,创2015年10月以来最低。

  尽管期间丰盛控股管理层澄清表示,其公司与丰盛集团没有股权关系,是完全独立的不同经营主体。然而,无论是丰盛集团还是丰盛控股,都留下浓重的“季昌群印记”。

  丰盛集团股权结构显示,该集团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分别为南京新盟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季昌荣,持股比例为34.06%、28.48%。其中,季昌荣持有南京新盟企业管理有限公司99.9%股权,穿透之后为丰盛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季昌荣为季昌群三弟,此前季昌群将个人持有的28.49%丰盛集团股权转让给季昌荣,虽然丰盛集团由季昌荣掌管,但外界常将其视为仍由季昌群家族掌管的“丰盛集团”。

  而丰盛控股的股权结构则显示,季昌群通过全资子公司Magnolia Wealth持股46.58%,个人持股4.77%,合计持股51%,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季昌群与中国华融董事长赖小民关系密切。赖小民落马前的华融,在香港资本市场纵横驰骋,2015年后,华融通过受让季昌群持有的部分股权以及配售新股方式,耗资30多亿港元成为丰盛控股第二大股东。目前,华融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Superb Colour仍持有丰盛控股8.07%,位列第二大股东。

  华融进入丰盛控股后,季昌群便利用上市公司频繁收购。从2016年开始,丰盛控股进行了超过数十笔以上的项目收购,包括软件开发、医疗器械贸易和绿色建筑等领域。此外,丰盛控股还加速收购其他上市公司,包括以全发股票的方式来收购中国高速传动(00658.HK),完成了从房地产到新能源产业的转型。

  或许,没有这场债务危机,季昌群家族控制的丰盛系资本帝国还会买买买。

(责任编辑:关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