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媒体聚焦

【财联社】还原丰盛集团生死三日:政府协调城投平台代还逾期借款

来源:财联社发布日期:2019-01-03阅读量:57

相比之前违约的江苏民企,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丰盛集团”)可谓“幸运儿”。

在发布违约公告后的第三天,该公司就在政府介入协调帮助下还清了所有逾期借款。如此迅捷的反应和操作,也给市场留下一个巨大的疑问:

钱从何而来?

对此,财联社记者独家获悉,丰盛集团所欠逾期借款,已全部由南京市政府下属的城投平台公司代为偿还。作为一家主营路桥市政、新型城镇化建设以及建筑节能的民营企业,丰盛集团的应收账款中有大量政府及城投平台占款。

不过,城投代还并不意味着丰盛集团流动性紧张的局面有所改变。一位评级机构人士告诉记者,“结构性问题只能结构性弥补”。多个渠道的信息显示,除了将应收账款质押给金融机构融资以外,近年来,丰盛集团还尝试了包括债权转让、设立金控公司、将应收账款打包成立财产权信托等多种方式。其交易对手不仅涵盖第三方金融机构,甚至涉及与其有密切关联的民营银行。但事后看来,上述融资渠道依然难以完全覆盖其资金需求。

涉险过关

2018年12月25日晚间,丰盛集团发布《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称“由于发行人流动资金紧张,负有清偿义务的已到期债务金额累计12.8亿元未及时清偿,其中247.00万元已支付,剩余未偿还债务合计12.78亿元”。

公告罗列了包括四川信托、中信信托、光大信托、中建投信托、上海信托、长安信托等在内的8家信托公司,浙商银行、民生银行、南京银行和江西银行4家银行,以及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14家债权人,对应总计173亿元的债务。这些债务最终到期时间从2019年3月到2022年4月不等。

由于丰盛集团目前尚有11只私募债券存续,上述公告一出,业内哗然。所幸,仅仅在3天之后,该公司又发布了一则《关于偿付到期债务的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已完成全部12.81亿元的债务本息兑付”。不过,公告未言及资金来源,仅称“迅速回收应收款项,调配资金”等。

对此,接近债权方的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丰盛集团违约公告后,“南京市政府高度重视这一事件,南京市金融办立刻组织召开了债权人大会,并且承诺将通过城投平台公司偿还丰盛集团借款”。之后,多家债权机构向记者确认,已经收到逾期借款。

如此迅捷的处理速度不禁令人联想起部分城投公司短暂违约后立刻还款的情形。事实上,作为南京本土企业,丰盛集团承接了大量重要市政项目,并在应收账款中形成了大量政府占款。据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建筑建材行业团队发布的《南京丰盛信用状况详解》,丰盛集团有3大主营业务,分别是南京东部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东部路桥”)与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建工”)负责的路桥市政业务;丰盛集团本部负责的新型城镇化建设业务;以及南京丰盛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的建筑节能业务。其中,以路桥市政项目为主。

中债资信称,丰盛集团“政府占款较严重”,该公司“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和长期应收款规模持续较大(2018年6月末占总资产比例分别为14.41%、25.89%和18.88%),对资金形成较大占用。其中应收账款前五名欠款方合计占比44.37%,合计应收政府及平台企业账款达48亿元”。由于“后续投资规模较大,加上PPP项目推升资金需求,同时拉长资金回收周期”,丰盛集团未来还将“面临较大的投融资压力及一定回款风险”。

关于未来的还款计划,南京市政府及丰盛集团目前均未给出后续安排。

如果政府救助是“一次性的”,那么城投代还只能说将违约风险延后释放,而难言消除风险。上述评级机构人士亦向记者表示,如果没有政府介入,情况本来可能会更糟;但政府介入,并不意味着丰盛集团的跟踪评价不会被下调。“严格定义的话,本次不算违约,也不会列入违约率统计样本。但是否会继续下调不好说,要看相关评级机构尽调的结果”。

负债严重

事实上,丰盛集团对金融机构借款可能远不止该公司在违约公告中提及的173亿元,涉及的金融机构也不止14家。

2018年1月,深圳方正东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曾为丰盛集团子公司南京建工成立了一款名为“鹏信5号南京建工私募投资基金”的产品,该项目规模3亿元,期限24个月,资金用途为“通过单一信托向南京建工发放信托贷款,补充流动资金”。

该项目风控措施之一是“南京市政府平台公司13.85亿元应收账款回款监管”。

除了资管产品以外,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显示,丰盛集团、东部路桥与南京建工至少还与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陕国投、武汉众邦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众邦银行”)、江苏众邦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众邦保理”)、徽商银行、西部信托、江苏苏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宁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前海一方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机构发生过应收账款转让或质押业务。

其中,2017年12月,丰盛集团曾与陕国投签署了“陕国投·共享6号财产权信托之信托合同”,约定以丰盛集团对15家公司的应收账款债权设立“特定目的信托”,转让的财产价值总计5.555亿元。

西部信托则受让了南京建工两笔共计10亿元的应收账款,并成立了一款名为“汇置1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项目。同时,自2018年1月,南京建工还陆续向徽商银行转让了总计约2亿元的应收账款,但相关文件并未约定受让资产的用途。

除了上述第三方融资渠道,事实上,丰盛集团也打造了自己的金控公司。2016年12月,卓尔控股有限公司、南京丰盛大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丰盛大族”)入股众邦金控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众邦金控”)。上文提及的众邦保理即是众邦金控子公司,而丰盛大族则是丰盛集团与大族激光(002008.sz)合资成立的子公司。据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众邦保理曾受让南京建工两笔总计2700万元的应收账款债权,也未说明受让原因。

稍早于众邦保理,2017年7月,众邦银行也曾受让东部路桥1.97亿元应收账款,登记期限2年。而在“转让财产描述”中,登记信息显示,“该笔应收账款转让金额覆盖19700万元本金及其利息,不低于21177.5万元”。

在“众邦”这一被频繁使用的名称背后,是丰盛集团和卓尔控股有限公司之间的合作关系。据悉,季昌群名下港股上市公司丰盛控股(00607.HK)与卓尔控股旗下港股上市公司卓尔智联(02098.HK)存有交叉持股的关系(卓尔集团持有丰盛控股3.5%,而丰盛控股同样持有卓尔集团8.83%股份)。

12月28日,网传卓尔控股实控人阎志在朋友圈发声力挺丰盛集团,阎志称,“最近两天知道我和季昌群先生关系很好的朋友都问过我,丰盛最近是怎么回事?我都说,以我对丰盛和季总的了解,丰盛是个资产质量、经营情况很不错的企业,季总是位很有远见、很讲信用、很靠谱的朋友,所谓的债务传言应该是误会或者就只是传言。”

事实上,季昌群在外出洽谈融资时,众邦银行负责人也有参与。据四川信托官方微信公众号2017年6月3日发布的一条推送,2017年5月24日,季昌群曾“率丰盛集团、众邦金控、众邦银行等机构领导一行莅临四川信托交流座谈”,座谈会后,四川信托和丰盛集团还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由于民营银行与股东关联方的交易历来为监管注目,对此,财联社记者曾向众邦银行、卓尔控股及丰盛集团发送采访请求,但截至本文刊发时,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来源:财联社 陈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