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媒体聚焦

【北京商报】境外机构入局债券信用评级市场

来源:北京商报发布日期:2018-03-28阅读量:128

去年在债券通开通首日空降的另一份债市“大礼包”正式落地。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以下简称“交易商协会”)3月27日发布《银行间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注册评价规则》(以下简称《规则》),允许符合条件的境外信用评级机构在境内开展债券信用评级业务,协会将对申请注册的评级机构开展市场化评价,并根据评价结果实行分层分类管理。分析认为,引入境外评级机构进入市场强化优胜劣汰,进一步有助于促进信用评级行业健康发展、整治评级虚高现象。

引入境外评级机构

根据《规则》,即日起已在央行完成备案程序的评级机构,可以就申请的评级业务资质类型向交易商协会提交注册申请。《规则》主要针对新申请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并开展信用评级业务的信用评级机构。对于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可以境外法人主体或境内法人主体方式申请注册。交易商协会依据《规则》对申请注册的信用评级机构组织开展市场化评价,并根据评价结果实行分层分类管理。

事实上,《规则》是央行去年第7号文件的落实工作。第7号文件对符合条件的境内外评级机构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开展业务予以规范,意味着我国债券信用评级市场将逐步向境外评级机构开放。该份文件是在债券通开通首日发布,因此也被业内视为债市的一份“大礼包”。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彼时曾表示,央行正在对境外评级机构在境内执业的具体形式进行研究,这对于境外机构在境内发行熊猫债以及投资交易境内债券市场都非常重要。

与《规则》同日下发的还有《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市场信用评级机构自律公约》及《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信用评级业务调查访谈工作规程》。交易商协会表示,信用评级是关乎债券市场发展环境的重要基础设施,在“防控金融风险”主基调下,其信用风险揭示作用的重要性凸显。相关制度的发布实施,是信用评级自律管理制度层次化、专业化及系统化的关键举措,有利于提升信用评级机构市场公信力,促进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和健康发展。

评级乱象有望得到整治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第7号文件及最新出台的《规则》不仅是引入境外评级机构,也对境内评级机构“敞开怀抱”,业内人士认为,这有利于规范我国债市评级发展。《规则》在开头也明确,制定的目的是为加强对银行间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的管理,建立市场化的注册评价机制,促进银行间债券市场健康有序发展。

此前,我国评级市场乱象丛生。一家金融机构或旗下产品前景是否乐观、风险是否可控等,有时就浓缩在评级机构打出的分数中,成为不少投资者的重要参考。也因为评级机构拥有此“权力”,花钱买评级等乱象悄然滋生。今年1月初,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因为在评级质量控制方面存在不严谨问题,收到了上海证监局的警示函;一个月前,大公国际资信因内部管理存在缺陷、财务管理独立性不足被北京证监局责令改正;东方金诚则因业务人员未充分应用评级模型、未严格履行相关评级工作程序被出具警示函。

中债资信政策研究部总经理杨勤宇认为,加快推动评级行业对外开放和对内扩容具有重要意义。首先,通过适当引入境内外评级机构进入市场,有助于强化优胜劣汰,进一步推动债券市场的发展。其次,推动评级行业的包容式发展。评级行业的有序开放有利于促进境内外评级方法和技术的碰撞,推动评级标准体系趋于一致,提高评级结果的可比性和参考性。最后,进一步完善信用评级行业管理机制。

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而引入境外评级机构,是我国债市开放的重要一环。事实上,在放开入境之前,境外评级机构与国内信用评级机构已经有了股权投资合作。如2006年4月,中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与穆迪签订协议,穆迪收购中诚信旗下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49%的股权;2008年5月惠誉评级宣布完成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49%股权转让。《规定》发布后,穆迪、标普、惠誉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则可以以独资公司身份进入我国债券评级市场。

债市开放的动作并不仅限于此。除了债券通和向境外机构开放债市评级外,仅在去年,我国还增加了承销中债的外资行,并将香港RQFII额度由2700亿元增加至5000亿元。“引入境外机构参与中国债券市场投资,将进一步吸引境外投资者增加人民币资产的配置,助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财政部国库司一位高层人士在谈到引入境外机构参与境内债市时表示。

债市开放又是我国整个金融市场开放进程中的一环。3月26日,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挂牌交易。原油期货合约设计方案的一大亮点就是可以人民币计价,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有助于促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500金研究院院长肖磊表示,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可以用“三步走”来形容,第一步是在海外贸易中使用人民币,目前规模已经相对较大;第二步是金融领域;第三步是储备货币。“现在海外使用人民币交易的金融资产占比还很小,甚至不如澳元等货币,所以我们正在走第二步金融市场开放,这些都是一连串的金融发展战略。”肖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