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媒体聚焦

[21世纪经济报道]财政部回应评级展望“负面”:担忧中国没必要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日期:2016-04-02阅读量:78

21世纪经济报道 

世界经济复苏仍然缓慢,遭遇主权信用评级下调,或信用展望调为负面的国家在不断增多。

3月份,两家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标普,相继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到负面,评级机构认为中国现行经济风险有上升的趋势。

虽然下调了评级展望,但两家机构均维持现行中国主权信用等级(分别为Aa3和AA-),在各自指标体系中位列第四,在投资级别中属于“高级”,在新兴市场国家中评级依然最高。

作为连带反应,穆迪随后将38家中国国企及其收评子公司、44家相关金融机构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标普将20家与中国政府相关企业的评级展望下调为负面。

4月1日,另一家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表示,对中国评级展望为稳定,评级为A+。A+在惠誉指标体系中位列第五,等级略低于前两家。

3月31日,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两大评级机构将我国主权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我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我国推进改革、应对风险的能力。展望的调整,只是对一些风险表示关注和提示,对我国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运行不会产生明显影响。

财政部表示没有必要担忧中国经济

3月31日,标普将中国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同时确认中国长期“AA-”和短期“A-1+”的主权信用评级。

标普指出中国政府信用度面临的经济和金融风险正逐步上升。在肯定了3月初中国两会列出的改革议程,以及经济增长前景判断的基础上,也指出中国有一些较弱的信用因素。

与处于相同主权评级的一些国家相比,中国的人均收入相对较低,透明度较低,信息流动的受限制程度较大。

另外,未来五年为了维持6.5%左右的经济增速,标普预测国内信贷对GDP的比率将会从2016年的低于165%升至2019年的180%左右,以信贷增长来支持公共投资,政府和企业的财务杠杆会恶化,投资占GDP的比率可能远高于可持续的水平,这些会削弱中国经济应对冲击的弹性,限制政府的政策选项,加剧经济增速的大幅下滑。

4月1日,惠誉表示,对中国评级展望稳定,评级为A+。惠誉亚太区主管高翰德表示,中国经济存在许多系统性风险与脆弱性,这是制约中国评级仍停留于A+的一个因素。

高翰德表示,中国经济中长期策略不明晰,外界越来越疑心政府对经济的控制能力及意愿,这些都有可能对评级造成负面影响,惠誉将在今年4月或5月对中国主权信用做出新的评级。

而在3月2日,穆迪在维持中国主权信用Aa3等级的前提下,将中国主权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穆迪获得的研究报告显示,主权评级主要由四个评级因素决定,分别是经济实力、体制实力、财政实力和对突发事件风险的敏感性,中国这四项指标对应的评价分别为极高(-)、中等(+)、极高(-)和中等(-)。

史耀斌表示,穆迪、标普将我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我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我国推进改革、应对风险的能力。评级公司对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实体经济债务、国有企业改革、金融市场风险等方面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就和结构性改革取得的进展,评级公司还需要深入了解和全面评估。

影响暂未显现

从市场影响看,穆迪下调我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以后,境内股票市场、债券市场、人民币汇率走势并未受到展望下调的影响,境外主权债券收益率、离岸人民币汇率也未因此出现波动。标普下调我国信用评级展望后,当天下午富时A50指数期货突然跳水,但随后又震荡走高。

有国内评级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将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更多是一种风险提示,未必产生什么影响。当信用评级下调时,可能会对相关企业海外融资造成一定影响,如融资成本上升。

后续评级的调整,还要视具体情况而定。标普指出,如果中国试图以远高于名义GDP增长率的信贷增速维持经济增长率在6.5%或以上的可能性上升,从而使得投资比率高于40%,就可能发生评级下调。如果中央政府采取措施放缓信贷增长速度,使之与名义GDP增长率接近,同时有迹象显示经济再平衡步伐快于当前预期,评级可能维持在当前水平。如果政府继续实施改革,使得对市场化宏观经济管理工具的依赖大幅提升,信用指标维持在当前评级水平的可能性也会上升。

中债资信主权团队高级分析师陈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主权信用的判断不应拘泥于对个别环节的孤立判断,而更应关注其政治、经济治理系统整体的稳健性,并根据中国的国情特征具体分析。比如,中国幅员辽阔、地区发展程度差异较大,我国基础设施和民生领域还有许多短板,加上新兴产业的崛起以及原有产业的转型升级,有效投资依然有很大空间。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