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媒体聚焦

[新京报]中小股东“秒亏”67% *ST新亿重整迷雾重重

来源:新京报发布日期:2016-03-28阅读量:55

 面对资不抵债、经营状况恶化等局面,上市公司一般会通过破产重整实现翻身。乘上*ST新亿这艘“船”的股民,他们一开始都抱着这样的希望。

  公开信息显示,经过破产重整的*ST新亿将具有“优质的壳资源”、“债务干净”、“一带一路”等利好。虽然登船理由不尽相同,但不少股民相信这艘“船”通过重整,会驶向“金银岛”。

  在3月18日的除权日,根据重整方案,*ST新亿中小股东承受了高达67.15%的账面亏损。因此,*ST新亿重整方案遭到散户的强烈反对,认为“这是赤裸裸地洗劫”。对于*ST新亿此次破产重整计划,也显露出存在诸多异议,比如股票转增方案是否有失公允,突然增加的巨额债务是否合理,公司办公地到底在哪等,整个事件陷入了重重迷雾。

  1 公司中小股东损失惨重

  11位重整人获得29.23%账面收益,有小股东称“会以实际行动捍卫合法权益”

  *ST新亿小股东眼睁睁看着手中的股票价格从7.4元坠入1.87元。

  “至今都不敢看账户”,*ST新亿股民朱兴生对新京报记者说,自己之前160多万的账面市值,如今应该剩下不到50万元,“这简直是一场对小散的洗劫”。

  小股东对*ST新亿不满从去年重整计划草案公布开始发酵,最终爆发是在今年3月18日。这一天,是*ST新亿的除权日,股价由停牌前的7.40元变为1.87元。

  股价的反转始于股票转增方案。按照方案,公司以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增29.48股,共转增11.13亿股,由11名重整投资人支付14.47亿受让,该款项用于清偿公司债务等。公司总股本已由约3.78亿股增加至约14.91亿股。

  据重整方承诺,前述11.13亿股中,全体股东获得每10股转增3股,共获1.13亿股,其余10亿股则由重整投资人获得,折合每股受让价1.447元。

  小股东认为,按照除权方案,公司现有股东持股数增加30%(10转3),但股价却缩水5.53元,综合起来账面亏损比例达67.15%,而11位重整投资人却能够通过参与重整而取得29.23%的账面收益,这一转增方案让公司原有股东“损失惨重”。

  3月21日,来自全国各地约50名*ST新亿股民如约齐聚上海,与上交所进行沟通。近70岁股民“小草”(网名)在现场情绪激动,2015年获知“小道消息”,她卖掉房子重仓买入*ST新亿,“小草”说,这几乎是她全部家当。现场几位股民用“一把鼻涕一把泪”来形容她在上交所的表现。

  “我是不会哭的。”在西藏那曲从事多年个体经营的马英这一天也来到上海,“我会以实际行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自从重整计划出台后,他“已无心经营”,后来不得不关闭在商场的店面。

  股份划转完成后,*ST新亿称下一步将根据重整计划执行情况,及时向上交所申请公司股票恢复交易。朱兴生和几位*ST新亿股友一致认为,只要股票还没有恢复交易,挽回账面损失就有希望。

  3月21日,新京报记者就破产重组低价转增依据、股民“维权”提出的诉求等问题致电*ST新亿总经理庞建东,对方让记者将问题以短信形式发送到手机上。3月25日,记者再次拨通庞建东手机,希望他能对21日发送的问题做出回应,庞建东说“有空就回”,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得庞建东任何回复。

  2 多项利好消息曾一路抬升股价

  “优质壳资源”、“债务干净”、“一带一路”等利好推高公司股价大涨73.82%

  *ST新亿是一家从事卫浴洁具、矿业投资等业务的公司,其前身为贵州国创能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因经营不善,公司深陷财务危机,严重资不抵债,2013、2014年度连续亏损,且2014年末净资产为负值,被上交所处以退市风险警示。

  2014年底,新疆万源稀金资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简称“万源稀金”)受让原公司大股东江苏帝奥投资有限公司9.4%股份,成为大股东。2015年6月,公司注册地由贵州贵阳迁至新疆塔城地区塔城市,同时,公司更名为新疆亿路万源实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因*ST新亿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于2015年8月向塔城中院申请对新亿股份实施重整。塔城中院经审查裁定受理债权人对*ST新亿的重整申请。

  大户廖雄多年专注投资ST股票,在大手笔买入*ST新亿前,他已经研究这只股票长达四年。

  停牌4个多月的*ST新亿在2015年8月31日复牌开始补跌,连拉5个跌停,但在第6个跌停板上,廖雄果断出手买入,在此后的几个交易日内不断加仓,成本控制在每股5元下方。“万源稀金的介入,会进行系列的资本运作。”这是大户廖雄判断是否入手ST股票的主要条件之一。

  廖雄持有*ST新亿最多时达320万股,此后股价一度上涨至8.5元/股,对他来说获利几近翻倍,但他并没有大规模减仓。“在我看来,注册制暂时推行不出来,加上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壳,会有优质资产注入,就能实现乌鸡变凤凰。”

  同样看好*ST新亿的还有朱兴生。通过公告了解到*ST新亿“债务干净”,朱兴生在2014年投资100万元,父母在其指导下,也拿出60万元入市。

  相较朱兴生,马英“上船”较晚,在2015年11月,因为看好公司的“一带一路”概念,他拿出近100万全仓买入,“这笔钱占我家庭财富的80%。”马英说。

  “优质的壳资源”、“债务干净”、“一带一路”……在众多光环包围下的*ST新亿,股价从2015年9月9日的4.89元涨至2015年11月18日的8.5元,涨幅高达73.82%,而同期沪指涨幅为14.25%。

  在不少投资者的心中,*ST新亿即将起航,在股票复牌补跌后纷纷“持票上船”,沉浸在憧憬之中。然而从*ST新亿重整方案发布开始,下半场的剧情并没有按照中小投资者的意愿继续。

  3 重整计划两次被否后申请“强裁”

  前两次被以70.05%和64.65%的高比例反对票两度否决

  *ST新亿要想不退市,在2016年1月1日之前,公司必须通过各项措施,确保2015年度实现经审计的净利润、2015年末净资产达到正值等条件。

  破产重整,自然而然成为*ST新亿的救命稻草。2015年12月10日和12月11日,*ST新亿两次将重整计划草案提交出资人会议表决,在大股东回避表决的情况下,*ST新亿的重整计划草案被以70.05%和64.65%的高比例反对票两度否决。

  2015年底,*ST新亿再次抛出重整计划草案,并且向公司所在地新疆塔城中院申请“强裁”。

  *ST新亿称,根据《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部分表决组经再次表决仍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但重整计划草案符合《企业破产法》第八十七条规定的条件的,公司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批准重整计划草案。

  2016年1月4日,*ST新亿公告称,于2015年12月31日收到塔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2015)塔中民破字第1—1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对此,*ST新亿表示,投资人向全体股东分配股票的承诺是投资人的单方行为,因此不需要重新履行相关表决程序。

  *ST新亿称,为避免破产清算的风险,出资人和债权人需分担实现公司重生的成本。为此,*ST新亿开出三大“药方”: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现有股东无偿让渡转增股份并由投资人受让、大股东豁免*ST新亿11亿元债权。

  根据重整计划草案,此次重整对普通债权按照65.73%的比例清偿。“突破了所有的破产重整游戏规则。”大户廖雄对此颇为愤怒,在他看来,破产重整清偿率在30%就已经是一个很高的比例。中债资信研究开发部胡彦宇曾在2014年发文指出,已上市的破产企业平均清偿比例为27.8%。

  4 突增“不明巨额债务”

  重整确认债务总额达21.7亿元,而此前公司财报显示负债为14.82亿元

  草案还显示,截至2015年12月9日,经核查确认的普通债务总额约21.7亿元,而公司现有全部资产评估总值仅为1674万元。对比*ST新亿2014年年报和2015年三季报可发现,公司合并报表显示的负债合计分别为14.71亿元和14.82亿元,这与重整计划显示的公司债务21.74亿元差距颇大。

  这个问题得到了上交所关注。2015年12月15日,*ST新亿在回复上交所下发的问询函时表示,上述差异主要源于本次重整确认了公司原账面无记载的8.13亿元债务,此前年度财务报表均未体现该部分债务。

  记者调查发现,2015年12月,*ST新亿称收到上海优道设立的四家合伙企业——富义投资、芮嘉投资、纯优投资、乾灏投资申报共计约10.2亿元债权。

  上海优道于2014年发生非法集资案,彼时*ST新亿也牵涉其中。但在2014年7月1日,*ST新亿表示原董事长在没有经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批的情况下,代表公司与上海优道签订融资协议。

  *ST新亿进一步指出,公司在上海优道融资案中“不是融资主体,也未召开董事会或股东会为上海优道的融资提供担保。本次上海优道非法集资案中有关人员被羁押不会对上市公司造成进一步的影响。”

  然而一年后,*ST新亿认为管理人和涉及优道各方进行沟通,没有证据证明有资金从新亿股份回流给四家合伙企业,亦无证据证明新亿股份对向四家合伙企业的投资者进行了兑付,因此,上述债权属实。

  这一突然变化的债务,令小股东们错愕不已,认为此前否认的债务又重新确认的行为,严重侵犯了自身权益。

  股民朱兴生大笔买入*ST新亿,就是判定该公司“债务干净”,他依据的是公司前述“撇开责任”的公告。在朱兴生计划中,通过这笔投资,不仅能在3年之内还清房贷,儿子出国留学的费用也很充裕。但目前看来,他感觉“计划都泡汤了”。

  对此,上交所再次发出问询函,请公司核实并披露上述事项是否构成会计差错,是否应当对以往年度财务报表进行追溯调整。但截至发稿,*ST新亿并未发布回复公告。

  5 重整方案背后发现“中技系”身影

  重整方之一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与原中技系旗下公司高管重名

  在不少中小投资者看来,该草案获批是小概率事件。因为根据《企业破产法》第81条规定,提出重整计划草案时,必须列明“有利于债务人重整的其他方案”,但在该草案中,并未提供其他方案。

  然而2016年1月5日,*ST新亿公告称在2015年12月31日收到塔城中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重整计划。看到该公告,马英说当时“心凉了半截”。法院的强裁,也让廖雄倍感意外。

  重整计划批准后,不少投资者开始了“维权”之路。有投资者发现,重整方之一贵州恒瑞丰泰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李陆军,马英指出,李陆军是四维控股董事会秘书,四维控股曾为“中技系”旗下上市公司。

  “中技系”曾通过资本腾挪,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担保、巨额债务等多重漩涡且牵连甚广。曾经掌控国恒铁路、四维控股等上市公司的“中技系”已销声匿迹,其实际控制人成清波也于2015年1月被曝身陷囹圄。

  据新京报记者核实,四维控股在2008年至2010年,公司董秘确为李陆军,但并不能证实两个“李陆军”为同一人。

  在正式确认重整方之前,原重整方之一深圳昌茂“悄然”宣布“自愿退出”。深圳昌茂合伙人之一为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曾是“中技系”旗下上市公司,目前已经退市。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ST新亿11家联合体成员大部分为自然人控制的股权投资公司,而且注册时间近半在2015年之后。

  从发布重整案投资人遴选文件到确认重整方,间隔仅为8天。“如此短的时间,天南海北的投资方就能结盟?”廖雄对此提出疑问。

  6 *ST新亿办公地成谜

  多位投资者实地探访,发现该公司办公地为一栋未完工大楼

  在去*ST新亿办公地塔城“讨说法”的几位投资者发现,公告中所示的办公地“新疆塔城地区塔城市巴克图路六和广场辽塔赣商大厦”竟是一栋未完工的大楼。

  马英是此次塔城之行成员之一。到达塔城后,他只找到了正在建设中的“辽塔赣商大厦”,在一个六角形的大厦的外围立了多处标有“辽塔赣商大厦项目部”字样的铁架。进入辽塔赣商大厦,马英发现大厦内的基础设施尚处于建设过程,有些地方都还未刷白,整座大厦无任何办公场所,也未见*ST新亿任何标识。

  投资者将这一情况反映到监管部门。2月23日,上交所向*ST新亿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对办公地一事做出解释。马英和其他股友相信,*ST新亿一定会公布详细办公地,于是他们放弃回程打算,做出“蹲点”打算。

  两天后,*ST新亿发出澄清公告称,公司工商注册地址为辽塔赣商大厦,目前大厦已基本完工,但因大厦周围的配套设施尚不完善等原因,公司为开展工作的方便,暂未搬入该地址办公。并称已在工商注册地址旁的塔城市辽塔新区办公楼二楼设立了办公场所,保障了公司日常工作的顺利开展。

  得知该消息,马英和股友按图索骥,但一直未发现“辽塔新区办公楼”。通过别人指引,马英找到“辽塔新区办公楼”,但门口挂着“巴克图辽塔新区管理委员会”标牌。马英被管理人员告知,除了一家物流公司以外,没有任何公司在此处办公。随后,马英又在该管理人员的带领下去了二楼,“我当时一间间房都看了,确实没有。”(文中朱兴生、廖雄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徐伟 北京报道

  报料邮箱:x98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