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媒体聚焦

[华夏时报]地方债置换提速抢食5万亿 财政部“家里有余粮”

来源:华夏时报发布日期:2016-03-18阅读量:118

本报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3月18日,2016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报告公布,草案进一步明确了今年财政赤字的扩大规模,全国财政赤字拟安排21800亿元,赤字率为3%,用以调整优化支出结构。随着赤字额度的提高,用3年时间置换地方到期债的重任有望提前完成。

甘肃算是一个。“我省今年计划置换债务考虑了部分未到期的政府债务。”甘肃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今年甘肃可全部置换完到期债务,余下额度还可以置换一部分未到期、高息的债务。

与甘肃类似,记者从山东省财政厅了解到,财政部分配的置换额度上限大于该省到期债务,除可以覆盖全部到期债务外,还可以置换一部分未到期的债务。

甘肃与山东并不是特例,与其一样,很多省市今年在地方置换上都拥有了更宽裕、更灵活的配额。

按照财政部此前的部署,用3年时间将2014年清理甄别认定的15.4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扣除地方政府债券1.2万亿元)通过置换债券全部置换完,需要置换的地方政府债务为14.2万亿元。从去年实际置换的情况来看,财政部已置换3.2万亿元,余下两年需要置换的额度为11万亿元,年均置换5.5万亿元。3月15日,民生证券固收研究组负责人李奇霖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今年如能置换5.5万亿元地方债的话,与2015年相比有较大幅度的提高。

“置换地方债能缓解地方债集中还款的巨大压力。”同日,中财-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温来成告诉记者,从短期来看地方政府偿债的压力减小了,经济发展所需要的资金得以缓解,但从长期来看潜在一定的风险。

规模超5万亿

与2015年主要集中于8月和11月相比,今年地方债发行的节奏明显加快,至少提前了半年。

记者从云南省财政厅获悉,该厅已发公告称,定于3月21日招标发行总额213.1亿元的地方债,包括一般债74.6亿元和专项债138.5亿元。云南省此次招标发行的地方债共4期。

之所以比往年提早,在中债资信公用事业部高级分析师刘柱看来,主要与财政部于1月28日下发的《关于做好2016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的通知》有关,该通知给出了地方债的发行时间表,即要求置换债券各季度额度要控制在全年发行规模的30%以内,保持大致均衡。

对比去年发现,今年的地方债除了时间比较早外,各地置换额度也有大幅增长。比如,山东省今年预计置换债发行2400亿到2600亿元,与去年1800亿元相比,增长33%到44%;江西省今年预计发行逾1000亿元,与去年700多亿相比,增长43%;广西今年财政部规定额度上限是1053亿元,与去年740多亿元相比,增长42%。相比之下,甘肃省和广东省今年债务置换规模较去年有更为显著的增长,前者增长87%,后者增长超过140%。

对此,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告诉记者,地方发债主要向基础设施、重大项目、高新技术项目提供资金支持,比如贵州搞大数据库项目,资金实力不够会影响重大项目的落地,当然也会阻碍经济的发展。

与此同时,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鼓励扩大地方发债规模。北京福盛德经济咨询有限公司经济学家冯建林称,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在6.5%-7%,比去年7%低,这意味着货币政策没必要太激进,为地方债务的扩容提供了想象的空间。

有机构就此预计,2016年地方置换债规模超过5万亿元。光大证券预测,2016年地方置换债券约5.6万亿元。其预测依据是,截至2015年底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约11.2万亿元,若在两年完成置换,每年置换额度超过5万亿。“今年地方置换债规模约5万亿-6万亿,特点和去年差不多,以公开为主,少量定向。”李奇霖向记者分析,与去年不同,2016年地方债置换财政部只给出债务置换的上限,具体发行额度授权省级政府。

风险可控

“通过置换地方债,短期、高息的地方债变为长期、低息的债务,但潜在的风险还是存在的。”温来成说,“考虑到当前各地经济下行压力很大,地方稳增长需要大量的资金,不排除有地方还会加大地方债的新增额度。”

尤其是,在当前财政收支矛盾很大的情况下,地方债防控风险的呼声不曾间断。“地方债包括城投债(发改委批准由企业发的)和财政部代发(或财政部授权省级政府代发)的债务两部分。”湘财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一位副总经理告诉记者,现在说的置换债主要是除了城投债的那一部分地方债,置换与减轻城投债的风险无关。

对于地方债的风险,政府方面也早已表态。“只要把债务风险控制住,不会对GDP产生大的伤害。”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表示。财政部提交人大审议的预算报告显示,2016年地方政府的债务余额合计17.18万亿。“今年新增额度1.18万亿,2015年新增0.6万亿,两年合计1.78万亿。”上述副总经理说,“新增部分的风险后移了,但风险依旧存在。”

另据财政部今年的预算报告计算,2016年地方政府综合财力19.17万亿,17.18万亿地方债限额所对应的债务率约89%,而去年为86%。用楼继伟的话说,即便今年债务率上升3个百分点,但也远低于100%的风险警戒线,因此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虽然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可以放松对于债务增长的警惕之心。

近日在回应中国债务问题时央行行长周小川坦言,中国债务占GDP比偏高,且还在继续增长,需要引起警惕。审计署原副审计长董大胜也认为,地方债一直存在置换及发行管理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主要靠行政推动,银行的风险还是有的。

2015年实施的新《预算法》,赋予地方政府依法适度举债融资。“地方政府能举债融资,对于减轻地方政府债务成本、推动地方政府债务透明化均能发挥很好的作用,但还需要进一步规范化、制度化。”经济学家宋国清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