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媒体聚焦

[财经综合报道]价格指数双回升背后: 无“滞胀”风险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发布日期:2016-03-13阅读量:86

2016年2月份CPI再度回到“2”区间,市场之前对通缩的担心瞬时转为对通胀抬头的担心。

从国家统计局3月10日发布物价数据显示,2月份CPI同比上涨2.3%,环比上涨1.6%;同期,PPI同比下降4.9%,环比下降0.3%。至此PPI同比增速已连续48个月为负值。

一面是物价指数走高,一面是企业生产增长乏力,似乎“滞胀”的阴影正在悄悄地靠拢。这真的需要担心吗?

价格“涨势”或难延续

“受寒潮天气和春节因素的双重影响。一是寒潮天气推高鲜菜价格;二是春节期间鲜活食品需求增加,价格上涨明显;三是春运期间交通和旅游价格上涨较多;四是春节期间外来务工人员返乡,部分服务行业用工紧缺,价格水涨船高。”对于2月份CPI环比和同比涨幅均有所扩大,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余秋梅做出了这样的解读。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6年开始,CPI进行了一轮指标的权重调整。其中,本轮基期的食品烟酒权数下降3.4个百分点,居住和医疗保健权重分别提高了2.2%和1.3%。服务类价格的权重占比提升,但从环比数据看,服务价格环比涨幅为0.5%, 在过去5年中,仅高于2014年春节期间的同期水平。受此影响,2月份核心 CPI仅为1.3% 。这意味着当前价格抬升有较为明显的季节性因素。

“由于经济下行,社会整体需求不足,预计今年二季度CPI承压,三四季度回落,全年CPI在2.0%左右。”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相比CPI的回升,PPI延续了1月份的环比、同比降幅双收窄更受关注。 “环比降幅收窄是部分工业行业出厂价格涨幅扩大或降幅缩小。”余秋梅解释。这一情形在月初公布的PMI采购经理人指数中的“购进价格指数”的大幅反弹中就有所预示。

  从行业看,有色金属矿采选、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价格环比分别上涨1.2%和0.5%,而钢铁行业价格更结束连续31个月下滑,今年以来持续回升。

  在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看来:“这一方面和最近国际油价和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反弹有关,另一方面年初以来政府对包括房地产行业以及基建等相关行业的稳增长政策力度加大,以及短期内去产能的预期弱化,也在客观上刺激了企业补库存的需求。”

“未来PPI将持续反弹,环比增速会在未来两个月由负转正。”章俊说。

不过来自招商证券的分析表示,2月价格的回归,更多是依仗大宗商品2月上旬触底之后显著反弹。仅油价,2月布伦特原油月内升幅接近20%。稳增长政策是否激发了需求支持仍有待观察。

在民生宏观团队看来,在供给侧改革预期下,上游产品价格出现反弹。但根据政府工作报告中,钢铁、煤炭去产能规划,去产能力度不及此前预期,近期周期品价格疯涨行情不可持续,PPI跌幅收窄而转正仍有待时日。

货币宽松或影响去产能速度

消费价格和生产价格指数回升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是: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较为宽松的货币投放。

尤其刚刚过去的2016年1月份,新增信贷2.5万亿元 ,而过去三年同期1月均值仅为1.3万亿元。 M2增速达到4% ,M1增速更是接近20%。海通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姜超表示,从历史经验看,中国M1增速领先CPI大约6个月,目前M1增速的反弹预示未来半年通胀或持续上行。

“近期钢厂复产意愿强烈,但出口受阻,因此后期供应压力或将加大。整体来看,近期宏观政策着力点在钢铁去产能和房地产去库存,对钢铁供需两端均形成利好,市场对进入传统消费旺季后供需进一步改善预期较强,另外近期央行降准再度点燃期市热情,黑色系商品大幅拉涨,加之钢坯现货大涨的支撑,钢市得以提振。”中宇资讯分析师关大利表示。

从近日发布的钢铁PMI看出,2月份为49%,较1月回升2.3个百分点,连续3个月回升至2014年5月份以来的最高点。

“短期这轮货币宽松政策抑制了去产能速度,由于资金趋于宽松,不少落后产能重新生成,包括钢材等煤炭下游大宗商品价格被推涨。” 关大利对记者分析称。

这将是未来摆在决策层眼前一个两难的局面:从短期看,经济稳增长需要一个较为宽松的货币空间,但这可能会影响去产能的效率;而长远看,去产能又是经济走出颓势的根本因素。

自2015年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提出了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以来,已经连续出台了多个领域的去产能指导意见。但是去产能力度和预期在市场看来仍有较强的不确定性。

例如:2月5日国务院印发的《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从2016年开始,用3至5年的时间,煤炭行业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

根据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煤炭产能规模为57亿吨,其中正常生产及改造的煤矿39亿吨,停产煤矿3.08亿吨,新建改扩建煤矿14.96亿吨,其中约8亿吨属于未经核准的违规项目,而2015年中国原煤产量仅36.85亿吨,即使扣除停产矿井及未经核准项目,中国煤炭过剩产能达到9亿吨左右。

“尤其减量重组所退出的落后产能尚具有一定不确定性。”中债资信研究所分析师称。

在关大利看来,短期通过市场之手压缩产要能退出可能性不大,可能更多需要通过行政手段推进。尤其淘汰产能涉及很多老企业的职工再就业和保障安排,对当地政府也是一个较大的考验。”

“虽然货币宽松对去产能影响负面,但最终目的都相同:宽货币是为了稳经济,偏短期化;而去产能则是经济走出颓势的必要手段,产生的效果较慢。不过,全面的宽松会增大过剩行业的去产能难度。”方正证券宏观分析师卢亮亮对记者分析称。

“超发货币对资产泡沫的影响程度将远远大于实体滞胀风险。”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表示,“超发的货币天然地追逐供给弹性小需求弹性大的商品,但现在产出缺口、严重产能过剩和需求不足将制约货币向PPI、CPI的传导程度。当前结构性和体制性问题难以通过总需求管理政策解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待从方案准备到落地攻坚。”